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甘党】诱拐

庆甘党三周年外加没在一起过的情人节= =


渣文笔,OOC,以及虽然借用了一些官方梗但还是不要代入三次元……



背景是歌词月子两个人出去玩都以为对方会预订住宿结果到晚上才发现没要订,偏偏碰到旺季问了几个酒店都客满

“这下可糟糕了啊~天月君~”歌词嘴上这么说着却一脸没当回事的样子。

“我明明记得是你说会预约好住宿的……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不如找个网咖将就一晚吧?我看看哦,网咖网咖,啊有了,前面左转100米就有一家,还带淋浴”天月摆弄着手机继续说:“啊啊我要发推特跟大家说今天被笨蛋太郎诱拐了!!”

看着装得气鼓鼓的天月,歌词突然觉得他果然好可爱啊~不不,并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从自己一头热地硬要认识这个人开始,就不断地感受到他的魅力,大呼小叫地玩游戏的样子很可爱,聊音乐时专注的样子很帅,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更是好像……好像在发光一样!名字是月实际上却是太阳吧,大家都被他所吸引以他为中心……所以自己也……

“就是这里~诶歌词桑你要走去哪里……?”天月的声音终于让胡思乱想的歌词回过神,“诶要去网咖吗?”

“我说你刚才有没有在听啊……不是说好了今晚在网咖将就一夜,反正明天就回家了……哇啊啊歌词桑你拉我去哪里啊!”

拉着哇哇叫却顺从地跟着跑的天月,歌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是听到“明天回家”就冲动起来,回家很好啊,mimi和pon在等着自己,但为什么,想到明天要分开的话,今天就已经开始寂寞了呢……

“天月君,我们去看星星吧!”突然停下脚步却没松开手的歌词注视着天月,天月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注视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过头说:“歌词桑你总这样突发奇想不好哦,不过今天天气很好的确适合看星星,那,天月大人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去看吧~”

“谢谢天月大人,小人一定感怀终生~”


在手机地图在指引下,两人终于找到了白天路过的河堤。寻路过程中歌词拿出随身携带的指南针试图挑战Google,嗯,理所当然的失败了。天月再一次被这人蠢哭,然后将这种喜闻乐见地蠢萌太郎事迹写在了推特上~


站在河边看着星空好像打开了唱歌的开关一样,两个人又一次唱起了ホシアイ。

唱道“夜が明けたら また僕らはなればなれなの”时,歌词突然停下来注视着天月,“诶?怎么了?”天月发现歌词严肃的样子一头雾水。

“好想把你藏起来啊”歌词与其说是回答天月不如说是在叹息。

“藏在天上?”(遠く暗い空に 君を隐しても)

“藏在天上我不就见不到了吗!”

“可是月亮本来就在天上啊,你只是看到水中的倒影就妄想据为己有的话可是会遭报应噢~”天月突然笑得很调皮。

“你……你说我是猴子!啊你这家伙不要跑!”

小孩子般追逐笑闹了一阵后,两个人喘息着躺在草地上。歌词调整好呼吸正准备坐起来时,天月先爬起来对着他拍了张照。歌词倒也无所谓,虽然多少还是有些在意突然被拍自己的脸一定不好看……虽然好好拍的话脸还是不好看……还没等歌词自黑完,天月又带着恶作剧成功的笑容把手机凑到歌词眼前,屏幕上是天月刚发的推特,内容是刚才天月偷拍的照片,脸被改成了卡通猴子的样子,文字果然是“伊東猴子太郎??”

“啊你这家伙!”装着生气的歌词马上掏出手机开始反击,两个人马上又捏着手机笑成一团。在歌词又一次嘲笑天月的身高后,天月哇哇叫着想捶歌词时却发现不知何时手被歌词按住了,然后看到的,是越来越近的,歌词的眼睛。

“比起猴子果然更像狐狸呀”天月这样想着的时候,被亲了。

比嘴唇先松开的,是歌词压着天月的手。手慢慢松开的同时,嘴唇却紧紧贴着不动。天月看着吻上的瞬间就闭眼的歌词的睫毛,心里叹了口气,重获自由的手轻轻拉住了正准备撤退的歌词,然后,微微张开了嘴唇,迎来了,意料中的却又是从未经历的歌词的热情。

结束的时候歌词一直垂着头不敢看天月,像犯错的大型犬等待惩罚。天月看着歌词因为之前嬉闹而弄乱的头发,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乱乱的头发……不过当时就想着肚子饿要买包子完全没想到这个人会影响自己那么多,甚至,发展到了现在这样……

“伊東歌词太郎!”天月突然喊口号一样喊了歌词。

“啊,在!”歌词紧张的抬头,看着天月亮亮的眼睛。

“去买肉包!”天月说这句时尾音已经带了笑意。

“诶?肉包?”歌词一头雾水,就算自己的恋爱经验再浅薄那么多少女漫画里也没有亲完了要吃肉包的设定啊!但看到天月的笑容和萌音的“肚肚饿了呀~”,歌词觉得漫画这种东西不能当真,迅速向不远处便利店跑去。但是天月究竟是怎么想的呢,脚下跑得再快也无法加速头脑的运转啊~歌词桑今天也好烦恼。


等包子的时间里,天月认真考虑了这件事。当然以前也考虑过,可是那些或真或假隐隐约约的暧昧他也不知道有没有超过“关系好”的界限,然后就叫着好烦开始玩马里奥赛车……不过真没想到是歌词主动,天月的剧本里总是自己压抑不了敲醒那个音乐呆子,哦不要是音乐呆子的话好像自己也差不多……在他的影响下。但不管怎么说,随随便便就这样亲上来,亲完了该说的也不说那是绝对,绝对不行的!


“天月君,包子,还有可乐……肉包只剩一个了所以我又买了个咖喱肉包你不喜欢的话我再去买别的……”歌词絮絮叨叨的把食物递给天月,还是避免跟天月有眼神接触。

“thank you~”天月喝了一大口可乐,开始咬包子装没事人一样问:“那我们今晚怎么办?要回那个网咖嘛?”

“便利店边上好像有旅馆的样子,我先去问问。”歌词小心翼翼地样子让天月有点想笑,“我吃完我们一起过去吧”天月突然想起了什么要说的时候却发现歌词默默地转过身看着河面。天月咽下包子,悄悄发了条推特,然后收拾好垃圾跟歌词一起往旅馆走。

两个人都不说话就这么沉默地走着,跟来时的气氛完全不同。

“那个,不讲话好像气氛都变尴尬了呢。”歌词试图没话找话。

“有吗?我不觉得。”天月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中带着冷淡。

“有呀,从我们认识开始,从来没有过这种气氛……”

“因为有人做了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等等,先别走。”

天月站定,随意瞥了眼周围,然后看着歌词。

“天月君,那个,天月君是怎么看待我的呢?”歌词吞吞吐吐说完这句话,终于抬头注视着天月。

“怎么看待?就是个奇怪的人呀,歌唱力怪物!”

“不不不不,不是作为唱见的伊東歌词太郎,而是作为,作为男人的话……”

“这样说的话,歌词桑是怎么看待我的呢?”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在正式听他说出来之前,天月也还是有些紧张……和期待。

“诶?嗯……”歌词看着天月眼睛里自己小小的倒影,努力笑了笑,又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

天月心里叹了口气,这人平时不是很吵话很多嘛,这种时候怎么那么没用……所以果然还是要自己来么……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准备说话时却听到面前那个低着头的人轻轻说了句“最喜欢了啊。”

好犯规啊……这样的歌词桑

“天月……君?”没得到任何回应的歌词抬起头只看到天月迅速地转身背对自己。

“对不起……这么讨厌的话……对不……”“才不是!”

歌词道歉的话语被天月大声打断,诧异间却看到了背对自己的那人有些泛红的耳朵。

“啊啊总之你现在不要看我啦!”天月这么说着的时候却被歌词从背后抱住,一直喜欢着的声音带着对方的呼气在耳边响起:“天月君,也喜欢我,对吧?”

天月突然觉得耳朵感觉到呼气的酥麻感一直沿着肌肤沿着血管传到了心脏,除了自己的心跳和背后另一个人的体温,什么都感觉不到。

“哇——”“诶??!!”

才想着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天月被歌词突然亲了自己耳垂吓了一跳,而歌词也被自己的反应吓到,之前如少女漫画一般的粉色气氛完全被打破。

歌词如愿看到红着脸眼睛却更加明亮的天月,之前的忐忑变成了另一种心跳,一样的不稳定,却是想告诉全世界的欣喜。

“我喜欢天月了,最喜欢了,世界第一喜欢!”

“哇——不要说了”天月看到从旁边建筑物里走出的情侣的窃笑,“不要站在love hotel门口说这种话!”

歌词这才如梦初醒般一边“诶~~”着一边注意起身边的建筑物。

天月抚额叹息:“你完全没注意到那么大的招牌嘛!”

“因为一直到刚才为止,我心里只在考虑天月你的事情,完全被你占满了哟!”歌词突然觉得最难出口的那句告白说出来之后,不管再说什么都是那样自然而然,但不管怎么说不管说多少句,也无法充分传递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喜爱。

“安静啦!”吼完之后天月马上又小声说:“那么……要住吗?”

“这不是情侣来的地方吗?诶诶天月我真的可以吗?”相比歌词的喜形于色天月终于忍不住把心里一直想的“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笨蛋太郎!”低声吼出来,然后自己红着脸把笑得一脸白痴的歌词拖进酒店。

虽然装的很有行动力的样子,但直到天月迅速地在自助check in设备上选好房间拿到钥匙,迅速地拉着歌词进到房间里之后,紧张的心情才多少有些缓解。

“呼——那……那我先去洗澡。”看到被自己拉进来的人,天月才放松下来的心情突然变得更加紧张,“哇啊啊好像做了很大胆的事啊啊啊啊啊啊好害羞!!!!”————忍不住脑补了这样的推特,不过当然不能发出去!

天月躲进浴室里,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觉得稍稍平静了些。看着可容纳两人的浴缸却又不淡定起来,脑补了歌词跟自己一起泡澡的情景,把自己弄得面红耳赤,最终迅速冲了个冷水澡,披上浴袍打开门看到歌词还在房间里东张西望。

“你在找什么吗?”

“哇啊啊啊啊浴袍月!”

天月又忍不住抚额,好吵啊这个人浴袍什么的本来自己就很害羞了还非要说出来……

“哇啊果然love hotel就一定是浴袍呢刚才我还在想房间跟一般的酒店没什么不一样嘛。”听到歌词的碎碎念天月忍不住吐槽:“本来就没什么不一样啊浴袍这种东西一般的酒店也有提供好不好!”

“诶是这样吗?因为从来没来过love hotel所以……啊天月是来过的呢。”

“也就那么一次……”天月明显不想展开这个话题但歌词却还在碎碎念着:“那也已经很厉害地把我跟你分成两个世界啦,我这种人连女朋友都没有过啊……”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会想着女朋友作曲嘛,在推特上说漏嘴了还被你的饭说不要破坏歌词桑没有女朋友的设定!”

“我只说过想着喜欢的人作曲,没有说女朋友噢!嘛,因为天月你交过女朋友所以才直接觉得喜欢的人等于女朋友吧……”天月预感到接下来可能又会出现让人害羞的话所以转移话题说:“你快点去洗——”

“我呢,是不会有女朋友的。我只要有天月就好了,我可以要天月吗?”

“澡啦……”

看着关上的浴室的门,天月觉得自己脸刷得热起来,好像上次误喝了父月的酒一样。

完全……没法拒绝不是么。

倒不如说,本来自己就想表白却被对方抢了先。

所以现在其实是两厢情愿了。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两厢情愿!独处一室!!love hotel!!!

还有“要天月”这种超暧昧的话!!!!难道等会歌词出来的时候就要……就要……哇啊啊啊啊……

害羞到不行的天月抱头在大床上滚来滚去的同时发出了一条含义不明的推特。

歌词出来的时候,只看到有些凌乱的床铺和在一边红着脸玩手机的天月。

“我帮你吹头发吧”歌词举起手中的电吹风,天月瞥了一眼只在腰间为了浴巾的歌词就不敢多看,僵直地感受着对方的手在自己头上温柔拨弄,但心里却不住吐槽自己,只是裸上身而已,明明泡温泉的时候就看过,明明漢祭り的时候就看过,明明看过很多次了为什么今天看到就那么不淡定!!

“我呢,一直觉得日本人的话还是黑发最合适了,不过天月的话,一直以来发色都染得很好看呢~”

头发明明没有触觉,去美发店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但为什么现在却好像所有的感知细胞都集中到了头顶,随着他手的动作之前被抱着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脊椎一路往下……

天月拢了拢浴袍下摆,开口说话时声音有些哑:“下次我把头发染回黑色好了……如果你喜欢的话……”

吹风机的噪音停了下来。歌词半跪在天月面前,握着他的手,“天月就保持这样就可以了哦,我这样的人才不值得你刻意改变什么,就这样保持自己喜欢的样子,那就是我最喜欢的天月。”


(不相关的后续:后来有一天月子问太郎,如果我喜欢的自己就是愿意为你改变的自己怎么办,太郎看到月子白色针织帽下的黑发,扑了上去^_^)


“搞、搞什么阿!弄得像求婚一样!”天月抽回手,觉得不吐槽一下自己应该会害羞身亡。

“求婚阿~说起来天月在COF生放里说过我的喜欢是想结婚的喜欢这种狡猾的话呢~”

(天月说的是我名字里的月“tsuki”是想结婚的那种喜欢“suki”)

“哇阿——别说了!”

“话说回来,想跟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喜欢到想结婚,也是人之常情吧?”

“可是一般才开始交往的话是不会马上想到结婚的呀……”

“这样阿……对不起我没跟别人交往过……原来是这样阿……我本来以为要怀着喜欢到想结婚的那种喜欢才可以开始交往诶……”

“笨蛋么歌词桑!一般来说哪有这种事,你自己不也是当年被表白了就答应交往了么!”

“所以是惩罚游戏嘛,惩罚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答应交往的我呀……说起来天月当时是谁先表白的?”

“……不要问了啊,以前的事情,不要再问了啊……”

一瞬间没人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房间里只剩两人的呼吸声。

“对不起……”

“我不是生气……”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天月有些无力的示意歌词别说话先听自己说:“我一直觉得,过去的事情不管现在来看结果怎样,都是有意义的,每一段回忆连接起来的才是现在的我,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不会说后悔的。因为后悔以前的事,就是否定现在的自己。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遇到你之后……歌词桑,别再问以前的事了好吗?别让我总想着否定自己好吗?”

歌词没想到天月会这样说,想了一下才认真地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这些,应该说我什么都没想到,明明才刚开始交往……我们是在交往了吧?”

得到天月的肯定后他继续说:“嗯,这次不是我自己误会是真的在交往太好了!明明才刚开始交往,但却开始吃以前的醋,我这样的人实在好差劲啊……从进来开始,刚才洗澡的时候也是,一直忍不住会想天月之前来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是像我现在这样紧张到害怕心跳的声音被听到吗?而天月当时又是为了什么紧张呢?是第一次还是喜欢的人还是两者都有?那么天月现在还会紧张么?可是看起来还挺冷静的样子……”

天月一直安静地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打断,“我才没有不紧张!我明明紧张得手足无措了!但是我紧张的话歌词桑会更紧张吧?啊……我为了维持看起来还好的样子明明都竭尽全力了!”

“对不起!”

“现在不是说对不起的时候吧!”看着不知道该说天然还是蠢的太郎茫然的脸,天月觉得自己未来的路应该很辛苦,各自意义上的。

“所所所以!要做吗?!”天月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吼出这句话,低着头心里数到三没有听到歌词的回答就迅速地说:“那就晚安吧!”然后带着不知道是安心还是失落的复杂心情爬上床。

“诶!没来得及回答就截止了吗!”也不知道该懊悔还是松了口气的歌词看到已经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的天月,突然想起了什么,“呐天月,今天我睡靠墙的那边可以么?”

白色的被子春卷里传出天月闷闷的声音:“歌词桑好狡猾!明知道我习惯贴着墙睡!”

“嗯,是知道呀,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希望天月可以把我当做墙。”

哇啊—这么爽朗的语气说这种话,好狡猾,真是太狡猾了!

天月边这么想边挪出了靠墙那边。

“那么,晚安,天月。”

“嗯,晚安,歌词桑。”



不知过了多久



“歌词桑你还醒着是吧。”

虽然是疑问句确实肯定的语气。

“嗯,虽然这么说感觉挺没用的,可是果然天月你这样在身边,我是不可能睡着的呢。”

天月没说自己感受着身后的体温和耳后的呼吸声只会越来越激动也完全无法入睡。反而恶作剧一般的转身面对歌词说:“不如你把我当ponpon,我把你当lin酱?”

“这种事怎么可能!”只来得及说这一句,歌词发现自己已经被凑上来的天月吻住。

那一刻歌词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月が綺麗ですね。


虽然觉得“告白—牵手—接吻—未知世界”才是交往的正确顺序,但歌词这时才发现,面对真正喜欢的人时,拘泥于顺序根本是没有意义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因为怕只有理论知识的自己弄伤身下的人,还是忍不住一再跟天月确认他的情况,直到……

“啊啊歌词你有完没完了!就这样就现在放进来!…………啊你怎么突然就…………”

虽然说后悔过去是否定现在的自己,但沉浸在歌词的温柔中的天月,真的觉得如果当初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眼前的他该多好。



第二天

被明亮地阳光照醒的天月,抓过手机看时间,然后被推特的回复提醒数量吓了一跳。点开发现是自己昨晚进酒店之前发的那条“真的被诱拐了啊”被回复了很多次,其中最显眼的是凌晨时伊东歌词太郎回复的“已签收。”



FIN



后来,歌词在回答天月喜欢的女生会是什么样的时候说:“天月是很受欢迎的人,能够不嫉妒,怀着天月喜欢的人是自己的心情,支持天月的人,我觉得是最好的。”  (这句是之前看到的杂志翻译但忘记是哪位大人翻的了,对不起……)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