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甘党】钥匙

给ameko的新年礼物,嘛~正月十五之前都还是过年。

依然如故的渣文笔,OOC,清水到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自己的无聊脑洞。

依然有借(nao)用(bu)官方推特梗但请勿带入三次元。

以及,看了那么帅的lefty桑回来我对自己还能站甘党实在是觉得不容易啊……






大家都知道的,有一天歌词太郎把自己关在房间外的事。

在那之后,虽然发过推特也写过博客,但歌词太郎去天月家吃饭的时候,又一次表达了当他发现吉他、作词本、手机、钱包、mimipon都在门的那一边时绝望的心情。

“当时真的!真的觉得是不是人生就这样完结了!”
天月笑得没心没肺。

“真的真的!觉得自己人生怎么会那么失败的!年纪也不小了,不说什么人脉啊地位啊金钱啊,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在女朋友都没有之前,居然先把自己锁在外面了!”

天月突然开心不起来了,这里明明应该吐槽“这跟交女朋友有什么关系!”之类的,却说不出来。好在歌词太郎还在兴头上:“那种一瞬间觉得自己蠢得无可救药的心情!天月君你能明白的吧!”

突然被这样求证了,只打算唔唔的敷衍过去,却被KY太郎刨根问底了:“怎么了天月君?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但是刚才吃饭的时间还好好的……”

天月觉得今天的自己太敏感了,没交过女朋友这种话明明是时常挂在嘴边的都成为伊東歌词太郎的标签了干嘛自己突然介意起来。

“啊没事,只是想了下觉得你明明在家还能把自己锁在房间外面,实在是真蠢啊(´◉◞౪◟◉`)”

“诶诶诶,所以说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门把手上的按钮它就锁上了……说起来那天情况会变得那么紧急还是因为那之后的预定是要去原本邀请的是天月桑的学童club噢!”

“是是~辛苦你了~也不知道是谁听到可以跟小朋友们一起唱歌就坚持要去!”

“跟孩子们一起唱歌很开心啊!再说天月君也经常忘带东西吧!可恶还以为在这一点上至少天月君是理解我的……啊rin酱,来来到这边来~”

被rin酱无视的歌词好像受了双重打击。

“谁,谁要理解你啊!出国护照都会忘记带人!”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天月心里还是有些窃喜的。“天月君理解我”这种话听起来真不错呀,虽然只是忘带东西这个层面……

“你自己不也经常掉钱包么!啊就是之前,出门只拿了手机壳却没拿手机本身的,是谁是谁~呐呐rin酱知不知道呀~”

rin酱依然很不给面子的打个哈欠在月子身边团起来睡了。

“啊啊,亏我还想着有人刚破财不如叫他多来我家吃饭呢,果然不需要那么好心啊~”

“啊天月大明神在上,小人知道错了!那可是10800啊!开锁匠桑就摸了几下门把手就收了我10800啊!”歌词夸张叫着扑向天月。

“打扰啦,今天的草莓很甜噢”因为房门没关所以直接目击到自家儿子身上挂了一只歌词太郎的母月,一如既往温柔地说:“感情真是很好呀,干脆一起住好了~”

“诶诶诶!我才不要!他家脏死了,我才不要住过去!”母月话音刚落天月就一脸嫌弃的抗议起来。

“现在很干净噢!上次不是玩游戏输了我回去大扫除嘛,之后就一~~直保持着很整洁的样子噢!啊对了现在家里还有间接照明和观叶植物噢!”歌词一脸“有观叶植物多了不起夸我夸我”的样子。

“就算是这样,可是……虽然mimipon也很可爱但mimi看到我都躲起来……而且我也舍不得离开rin酱……”

母月笑着下楼,觉得随口开个玩笑就真的考虑起来的儿子傻得可爱。但是自己明明只说一起住,为什么儿子完全不考虑歌词住过来呢……

“对了,我把备用钥匙放你家吧。”歌词这么说着就摸出来两把钥匙放在桌上开始吃起草莓:“果然很甜啊!”

“诶诶诶?等一下啊你!诶诶,为什么啊!”天月完全没料到这个发展,觉得掏出钥匙就自顾自吃自己的草莓的某太郎太不按理出牌了。

“我不是去派出所找警察打电话给开锁匠了吗,那一路上真是好冷啊!我当时刚舒舒服服地泡完澡,只穿了家居服而已!外面冷风一吹实在是……当时就觉得这种事太可怕了,如果之前有把备用钥匙给天月君就好了。”

“但为什么是我?kony酱家也很近不是吗?”天月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刨根问底,也不知道心里那种有些期待又有些焦躁的感觉是什么。

“kony酱?啊是呢kony酱也住附近呢当时完全没想到啊。kony酱呢,kony酱也是一个人住所以如果需要钥匙的时候他不在家也是不行的吧?”歌词挠挠头。

“啊,说得也是。我家的话一般来说母月一直在的呢。”天月觉得理由很合理然后对刚才隐隐期待着什么的自己羞耻到不行。

“嗯……怎么说呢,现在说起来好像理由很充分的样子但当时其实真的没想那么多,就是单纯地觉得如果之前给过天月君备用钥匙就好了。啊如果你觉得麻烦的话……”歌词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伸手想把钥匙拿回来却被天月更快地抓了过去。

“我是没什么问题啦,反正也是给母月保管,等会跟她说一声就好了。”天月把玩着手里的钥匙,口不对心地说:“人生第一次拿别人家的钥匙,居然不是女朋友的。真~无~趣~啊~”

“哈哈哈,那还真是对不起了~”看到天月收下了钥匙,歌词笑得很开心:“我这边才是,第一次给妈妈以外的人钥匙啊……还好对象是天月君。一想到如果有女生有钥匙可以随时出入我家……哇啊啊那真是太可怕了!堪比结婚的恶毒诅咒!”

天月决定无视这个哇哇叫的家伙,啊今天的草莓好甜好甜。

“其实早就给过天月君钥匙啦,niconico的账号密码。”歌词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

“喂喂那个怎么能算啦!只是你不会设置我帮你操作一下而已,换成谁都可以阿。”天月叼着草莓抗议。

“才不是换成谁都可以!就像我刚才说的,给了钥匙基本上就是同意那个人在我家随意进出了一样,所以怎么会随便给,不可能随便给的嘛!niconico动画的密码难道不是歌词太郎lives in niconico mansion的钥匙么。”歌词对天月不当回事的样子有些不满。

“那我是不是可以把你mansion里mylist清空然后把你家搬空呢?”天月大概开始脑补那种情况下歌词错愕跳脚的样子忍不住笑得很开心。

“如果你坚持要这样的话……把我家搬空请留下mimipon!如果坚持要删my list的话也请对我们合唱的曲子手下留情!”歌词也笑着亮出底限。

“诶~跟别人的合唱就可以删么~无情太郎!”天月依然玩笑着但觉得心里又有什么被拨动了,痒痒的。

“也不是说可以删啦。毕竟像我这样的人只有音乐和mimipon了,不过天月很温柔所以不会删也不会搬空我家的。”

“突然……被发好人卡了的感觉……阿既然这样的话”天月抱过正宗,用可爱的声音说:“月之山天文部部长授予伊東歌词太郎 代理部长一职。”并递过来编号000的钥匙。

“诶?!”这次轮到歌词惊讶了:“诶为什么!诶?这个不是天月君的饭club么?”

“嗯,虽然歌词桑不是我的饭呢。因为这次做得很好我很喜欢所以多要了一套,不过也是呀,拿自己fan club的东西来送人的确是太自恋了哦?”天月意识到这个突发奇想是多不好意思的事情马上想收回。跟刚才的情形相反,歌词迅速抢过钥匙和正宗:“不不不不要这么说,我本来就是天月君的饭呀,不是还去抽过你live的票但从来没抽到过嘛……说起来这个钟面上的时间是天月君出生的时间是吧?”

“嗯是呀,所以比起000和001,我倒更想要630啊……不过话说回来有没有630个人那么多啊……”天月说着说着不自信起来。

“有的有的肯定有。我这里都经常收到明明写给我却说着喜欢天月君的信呢。如果我开不安club,那成员应该是真的只有lefty桑、taru酱和我自己了吧~不安呐~对吧,正宗君。”说着顺便亲了正宗。

“哇哇色狼太郎的kiss都是大蒜味的,不要,不要!”天月用正宗的音调配音。

“大蒜很好闻嘛,你的主人好不是常常去打大蒜针然后整个变成蒜月。”

“蒜月是什么啊蒜月!好过分!等你的不安club开了我也要加入!入会申请就写人家是伊東甜子(amako itou)最喜欢歌词太郎桑了,但是歌词太郎桑愿不愿意让我一直喜欢下去呢?不~安~呐~哈哈哈哈~”

“喂喂为什么是amako!谁是amako啦!”

笑闹之后歌词跟母月说明了备用钥匙的事情,坚持不会再迷路而拒绝了要送自己的天月君回了家。

到家之后,歌词把玩着月之山天文部的000号钥匙,想着这算是交换钥匙了么,把它跟之前寄来的,编号630的钥匙放在了一起。

天月这边,母月问歌词家的钥匙放哪儿了她要收起来,天月跟母月说平时还是放在他房间就行了,然后把它们跟自己的001号钥匙串在了一起。

睡觉前,天月抱起正宗亲了亲,笑着发了条推特:“今天色狼太郎的kiss是草莓味的꒰๑˃͈꒵˂͈๑꒱୭̥*゙̥♡⃛”然后刷新出一条新推特,伊東歌词太郎:“不安club结成。”



FIN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