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甘党】约定

渣文笔,OOC,请勿代入三次元

因为废话多所以很长,很长,真的很长。想过分两篇发但是懒

居然用手机敲了那么多字ORZ

背景是两人已交往,想挑战肉的,最后变成现在这样还不如直接拉灯呢T T太难了再也不要挑战了

本来应该是送给小鱼干的生日礼物但为什么会拖那么久拖到完全忘了本来想写什么……




约定

这天是难得的两个人都休息的日子。虽然约的是一起吃午饭,但天月还是早早得来到了歌词家,跟pon一起趴在绿地毯上看漫画。歌词抱着mimi靠在沙发上看书。

天月看完了最新一期的连载,心满意足翻身躺在地毯上,pon顺势趴在天月胸口,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体重会不会让身下的垫子透不过气。

天月抚摸着pon,抬眼看向歌词。大概是感觉到被注视了,歌词放下书看向天月,“怎么了?”

天月笑着微微摇头示意没事,看歌词拿起书来又要继续看,忍不住搭话道:“你在看什么?”

歌词看天月被pon压着起不来,就站起来把封面凑到他面前,“《变形记》”

由于歌词的突然站起,正在睡觉的mimi被吵醒,跳到床上又团成了一团。

“哇,卡夫卡……好深奥的样子……”天月努力在不惊动pon的情况下抬头看了一眼,不知怎么的目光就顺着书移到了歌词拿着书的手指上。

突然开始不确定,这个人,就这样,属于自己了?
还在神游的时候,就被亲了。

被挤在两人中间的pon觉得压力很大,咪了一声钻出来蹭到了mimi身边一起睡。

没有了障碍物,歌词理所当然的加深了这个吻,吻到满足了才分开,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俯视着天月。

天月看着歌词眼睛里小小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

“寂寞了?”上方传来的声音让天月觉得脸上发烫。

“说什么呀!”不想承认却也不想否认。

“因为眼神呀,天月君看着我的眼神像被丢弃的小动物一样。”

“谁,谁像被丢弃的小动物啊!”彷佛被说中心事,天月挣扎着要起来。

却没想到被歌词抓住双手扣在头顶上,“我很寂寞啊……看着天月君活跃的样子,想到又有更多的人喜欢天月君了,觉得好不安啊……”

天月看着眼前因为在说话而滑动的喉结,有些失神,就听到最后一句不安,下意识接了句“不安club?”

又被吻了,不同于刚才的温柔,略有些粗暴的吻,大概是在惩罚他的不专心。

天月虽然懊恼手腕被歌词单手扣住无法搂住他,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姿势让自己变得更加敏感。情事上一贯温柔的歌词,突然变得有进攻性了。来不及说要或者不要,歌词另一只手已经从T恤下摆里伸了进来,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只要腰部和胸口的敏感肌肤被歌词的手碰到,天月就觉得自己渴望这个人更多。因为练吉他而带着薄茧的手,根本是自己的春药。

歌词终于停下亲吻,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面红耳赤的天月,笑一笑,又俯下身在已经吻肿的嘴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然后移到天月的右耳边,轻轻说了句“すきよ”。天月还来不及体会气息喷在耳朵上的酥麻,马上感觉到耳垂被歌词含进嘴里,被他的舌头各种调戏着。

“呜,不要……”天月觉得浑身血液都在往下身聚集。却听到歌词在耳边“不喜欢?还是,会兴奋?”的恶劣追问。

“啊闭嘴~”想说得有气势一点但颤抖的尾音听起来却如同撒娇。

歌词轻轻笑起来,天月却觉得他的笑声比他的手更糟糕,被抚摸只是软了身体,听他笑却好像酥了骨头。整个人软软的,只能承受。

天月努力别过头去闭上眼不看他,以为这样害羞的感觉会好一些,却不料歌词的吻追过来亲吻着自己的眼皮,“天月君,睁开眼睛看着我好不好?”

天月看着歌词眼睛里自己的影子,听见他说:“啊果然被天月君这样注视着超级不好意思的啊……但还是喜欢看到天月君的眼睛。”

这是突然又表白了么?天月忍着害羞笑着说:“我也喜欢你的眼睛啊,之前不是还有DJ夸你眼睛漂亮么?”

歌词理直气壮的表示“因为他没见过天月君你,才能讲出这样的客套话。你的眼睛里有星星呢。”

天月眨眨眼,说:“但是你的眼睛里有天月大明神啊。”

歌词又轻笑起来,天月看到歌词眼里的自己越靠越近。

“等,等一下,mimipon,他们还在。”

“他们睡着了,不会偷看。但天月君那么担心的话,只能我牺牲一下了。”歌词说着,伸手盖住了天月的眼睛,“这样就不会被看到了呢。”

“这有什么用!掩耳盗铃嘛……啊……!”天月的抗议还没说完,觉得喉结被咬了。当然不会疼,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异样感,如同点了一把火,一直烧到下半身。

“天月君,有感觉了?”声音的主人已经转移阵地开始轻轻啃咬起锁骨,奇妙的触感让天月只想呻吟,但又觉得太羞耻所以咬紧下唇努力不发出声音。

遮住自己眼睛的手突然离开,歌词的手指抚上天月的嘴唇,“不要咬自己,咬我吧。”

天月顺从的张开嘴,叼住歌词的食指,轻轻咬住,边观察着歌词的表情边逐渐加重力道。

歌词就这样注视着他,微微皱眉,但还是任他咬。
天月松开,却还是维持着含着手指的样子,口齿不清地问:“疼吗?”

歌词觉得他说话时舌头滑过自己手指的感觉实在是挑战理性,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说:“因为是天月君你呀。”

天月觉得自己脸上一热,不好意思再看着歌词。舌头却无意识地舔起刚刚自己咬出的齿痕。

歌词居高临下地看着天月,他脸红红的,眼睛也因为情欲而湿润起来,微张着嘴含着自己手指的模样,又一次觉得这样的自己能拥有这样的他实在是不可思议。

歌词抽出手指,自己含了一下,又伸手贴住天月的脸,吻了上去。

天月被吻的时候想,明明亲都亲过很多次了,为什么刚才看他抽回手指自己含的样子还是觉得心动呢。

舌头的纠缠,身体的律动,他的喘息,再也无法控制的呻吟,交汇在一起,奔放着。

情事过后,两个人牵着手躺在地毯上不想动。感受着余韵,天月忍不住想,果然不管平时发多少line打多少电话都比不上这个人在身边啊。歌词突然想起什么,支支吾吾地问:“天月君,那个,刚才,弄疼你了吗?”

天月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又升高了,翻身捂脸含糊不清地回答:“因为是歌词桑你啊……啊啊不要问了啦!”

歌词看着天月光滑的裸背,忍不住又抱了上去亲吻起他的肩膀,手却一路滑到腰部,不轻不重地开始按摩着。

“好啦!快点收拾收拾出去吃饭吧!我肚子饿啦!”天月觉得再这样下去就只能吃晚饭了,于是拍开歌词的手,先起来开始捡散落一地的衣服。看到自己带来的少年JUMP和歌词的卡夫卡不知何时放在了一起,突然觉得好刺眼。

“天月君,肤色真好啊。”歌词突然说。

“诶?我?以前棒球社团的关系都晒得黑黑的,现在好像稍微有白回来一点。”闲聊着,装着不在意,把漫画塞进背包里,只留那本卡夫卡在那里,才和谐。

“我小时候就是因为太白而被叫和纸啊,所以一直想晒黑一些,但就算加入了田径部也没有什么效果……”

“小时候啊……”突然意识到歌词说的小时候可能是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天月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转开话题:“我现在想白一点啊,哈嘻羊桑不是很白么?之前molost一起签售被拍了照片,觉得肤色差了好几个色号吧……”不知不觉的,好像真的在说烦恼了。

“诶,可是我觉得天月君这样很好哦!虽然……天月君不管变成什么样我想我都会喜欢着但现在这样很好哦!尤其是现在……”

“嗯?现在什么?”

“现在……嗯,没什么。我们去吃饭吧。”就算刚才经历了那么激烈的情事,歌词太郎也无法直接说出“就是喜欢你现在身上带着我留下的吻痕的样子”这样让人害羞的话。

吃完拉面,两个人又回到歌词的家。天月以前一直以为要安排好行程的才叫约会。但现在觉得只是腻在对方家里,也是很棒的约会。

回家的路上,歌词就在跟天月说之前写了一首向卡夫卡致敬的歌,这几天刚录完。一到家天月就叫歌词唱,一如既往的沉醉在歌词的声音里,但这次又觉得有些异样。

“这首歌,是在……寻求认同吗?”天月带着疑惑歪着头问。

“诶?天月君……”

怕被否定,天月急忙打断歌词的话,“不不不,我胡说的,我没读过卡夫卡的书,你知道的我只看漫画哈哈哈……”

笑声到最后变得尴尬起来。天月从没像现在这样讨厌过不爱读书的自己。如果是漫画的话,不管怎样的作品都可以聊上几句但文学实在是……如果以前拿出喜欢二次元妹子的劲头多少读一下变形记就好了啊……自己果然是笨蛋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怎样才能化解尴尬的天月想伸手抓抓头发,才抬起来却被歌词握住,“果然是天月君!”

“诶?”

“写这首歌的时候的确是想表达渴望被认同的意思!”

“诶诶!但这个不是向卡夫卡致敬么?”

“说是致敬……倒不如说,是个小粉丝寻求偶像的认可,之类的感觉吧。”

“但是但是,我没读过卡夫卡的书,我只是凭感觉猜的……歌词内容也没太明白,就是觉得想唱歌那句,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天月觉得还是说清楚自己只是乱蒙比较好。

“这是一直以来我觉得天月君很厉害的地方啊!”

“蒙得对?”天月看着歌词的笑脸突然明白今天自己一直有些不安的原因。

是突然意识到,其实歌词太郎跟自己不是一类人。
在一起时虽然一直有话题可以说,也曾经打电话聊了一整夜,但那都是因为歌词桑知道的东西多所以不管什么话题都可以陪自己聊下去。

自己的事情,歌词桑什么都知道呢。但实际上,歌词桑喜欢的东西,自己却不那么清楚呀。比如卡夫卡的书,是完全没读过;川端康成的雪国,记得学生时代课上提到过;宫泽贤治的童话,也只看过绘本……

学校也是,自己从国中到高中几乎没有学习过,大学时的主要精力也是放在nico上,歌词桑却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

所以同样是打工,自己只能做体力活但歌词桑却是补习班老师……

nico也是啊,花了4年多才终于出道了,如果从开生放开始算起就更久了。歌词桑却只花了不到自己一半的时间就顺利签了大唱片公司,现在都在制作第二张专辑了……

忍不住把这些通通说出来的天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奇怪的话,

“啊啊不要误会啊歌词桑!我我我不是在嫉妒你出道早或者出二专!我知道你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组乐队了。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有一天你发现我是这种只知道漫画游戏的人,你看的书我也不知道,唱歌也不好,写歌也不太会,乐器更是一点不懂的时候,是不是会离开我?”

天月觉得自己居然说出这种女孩子才会说的话实在是太逊了,特别是居然说着说着还想哭……好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对不起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话歌词桑你当没听到好不好一定当没听到啊啊啊啊啊!我我我今天先回去了!”

说着,抓起背包就想夺门而出。

不过被反应更快的歌词抓住手腕,“等等等等!天月君!刚才都是你在说,起码让我也说完吧!”

感觉的到天月不再往外冲,歌词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回来,让他在地毯上坐下,刻意不去看他低头流泪的样子,然后自己坐在他身后,双手环着他的腰握住他的手,让他靠在自己胸膛上,先亲了亲他的头发,才开始在他耳边慢慢说:

“啊啊~从哪里开始呢……天月君居然有那么多不安的事而我都没察觉到真的是,恋人失格啊。

那还是从卡夫卡开始吧。这首歌呢,就像我刚才说的,的确是在寻求认同的意思。但为什么是卡夫卡呢,因为他曾经把他离不开写作比喻成外力无法把死去的人从坟墓里拉出来一样,他也无法在夜里离开他的写字台。而我呢,天月君你知道的,我是没办法离开音乐的。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唱,或许我到死的那天才会停止。就是这样的心情,让我产生一种,我是理解卡夫卡的,而他,应该也是可以理解我的,这样的心情,写了这首歌。啊,虽然自己说这种话有些不好意思,但天月君一下子就能明白了,我真的很高兴!”说着,亲了亲天月的耳朵。

感觉到怀里的人不再因为抽泣而颤动,歌词太郎继续说:

“我说天月君很厉害也是因为这个。这种情绪上的东西,天月君不需要说明,马上就能感悟到。所以说天月君真的是感情很细腻很丰富的人啊。我不是说过么,我很擅长通过歌声来判断人哦。第一次听到天月君的歌时,就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温柔真诚的孩子。”

“才不是,只是陌生人的我推荐了你的歌才觉得我是好人,仅此而已吧。”

胸前传来闷闷的声音。

歌词太郎抽出一只手,揉了揉天月的头,笑着反驳:“天月君你觉得我是因为感激就会爱上别人的那种类型么?”

“听你的歌和偷偷跑去看你live时,的确有不知道推荐我的人是怎样的人啊这种心情在,但之后的事,全部是因为你的魅力,完全被天月君吸引了哦!”
感觉到怀里的人想挣扎,歌词抱紧他不让他动。
“COF的大家也是呀,如果天月君只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大家为什么愿意聚在你的周围呢?是你把大家吸引到一起,人格魅力这种事就不要再否定了。”

“大家让我当leader只是怕麻烦不是么,我这种以前没朋友便当都一个人吃的人哪有什么人格魅力!”

察觉到怀里的人说话又带着哭腔了,歌词赶忙又是一阵安抚,等他情绪平和下来才继续说:

“大家选你当leader是因为只有你适合当我们的leader。你会安排好一切事情会发挥大家各自的特长会注意到每个人的情绪变化。我是一直喜欢跟人聊天的,但跟天月君你聊天时是不一样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跟你说话时觉得特别开心,日常琐事也好,音乐方面的话题也好,动物的话题我们也聊了很多对吧,进化什么的。乐器这种事,也没人规定过主唱一定要会乐器不是么,人的声音就是最棒的乐器了啊。我自己是因为喜欢才开始学吉他的。你好像以前说过喜欢钢琴的音色,不嫌弃的话可以找我妈妈教你,虽然她只是个高中音乐老师啦……

呐,我们明明有那么多一致的喜好,那么多共同的话题,为什么偏偏要在意那些书呢?天月君你知道那么多游戏的事情可是还是肯跟我这样没玩过几个游戏的人在一起呀。而且我觉得,书或者漫画或者游戏,都是传递一些东西的媒介,并没有谁比谁高尚。不管是变形记还是夜鹰之星还是三月的狮子,对我来说,都从中获取了有所感触的部分。但是写一首致羽海野千花老师,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怀里的人笑了出来。

歌词太郎这才放下心来让天月转过来根自己面对面。

“说起来我才要不安好吗,无论是唱歌还是写歌,你都那么努力的,在提高着。你说你讨厌不努力的自己,很累的时候我想松懈下来就想如果让你知道了,是不是也会讨厌不努力的我呢?所以我才能一直一直努力着到今天,都是托天月君你的福噢!

你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我是怎样的人,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呢……我啊,独占欲意外地强哦,既然认定是你了就不会放开了。或许未来有一天天月君你要分手我会哭闹着拒绝啊。”

天月想象了下歌词太郎打滚哭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我才不会要分手啦!我们做个约定吧,我绝对不会先说分手的!”

没想到歌词太郎却笑着摇了摇头,“我虽然经常跟自己约定好一定要做到什么程度,但却不喜欢跟别人做约定呢。如果对方已经做不到了但却因为约定过而勉强自己,那不是很痛苦么。”

“所以,跟我也是不行么?”天月的眼神有些黯淡,但又想到了什么,马上又亮了起来,

“那我们来约定个别的吧,我们约定,在能唱歌的时候就会努力好好唱下去,没人听了也唱下去,唱到不能唱为止!”

“……好!”

然后交换了,约定成立的吻。

亲吻的时候,歌词太郎在心里又一次跟自己约定,“会一直一直爱着眼前这个人,哪怕到不能唱歌的那一天,也会爱着他。”

FIN



后来,去网上搜索了卡夫卡生平的天月跟歌词说:“歌词桑是觉得你跟卡夫卡对孤独的理解有共通之处是么?”
歌词点头
天月坏笑着挥着手机说:“但其实他一生艳遇不断哦这点我想你不会理解……哇啊啊啊”
没说完就被歌词抱住,“当然理解了,你就是我一生的艳遇啊。”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