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甘党】时光机器

渣文笔,OOC,请勿代入三次元

大家粽子节快乐!

以及原梗是我家鱼干想出来的虐梗,我努力掰成甜的了……官方再不发糖我就……౿(།﹏།)૭





【成年之前的那些年,如果遇到你,会不会能够变成比现在更优秀的自己。】


“说起来,天月君和歌词桑,你们都是东京出身是吧?那说不定以前你们就见过吧?”

听到友人的提问,正在刺溜吸着拉面的天月与歌词都一愣,互相望了一眼,眼里是同样的疑惑:诶?我怎么没想到过这个!

餐毕,同路的两个人决定走路晃回去。自然而然地,继续起了这个话题,“所以我们会不会以前就见过?”

歌词皱眉想了想,“应该不会,东京这么多人……而且我记性很好哦,见过的人都会记得。所以当时偷偷去看天月君的live时应该是第一次见。”

“歌词桑很擅长记人是没错啦,但是啊,一般路过的人你也不会特意记住吧?所以说不定还是见过的,我们!”天月歪头笑着。

“不不不,像天月君这样身上有甜甜气味的我觉得我还是会记得的呢。不过,可能我们坐过山手线的同一节车厢。”歌词在天月的感染下也抛弃了“东京那么多人”的前提,开始一起假设,“啊对了,你高中时不是会送女朋友回家吗?埼京线是吧,我也搭过几次临近终电的车哦!”

歌词太郎突然开始回忆,有没有见过呢,会不会有过这样的场景呢……

(拥挤的电车里,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少年,小心翼翼护着年上的女朋友。
自己背着吉他,被身后的上班族大叔嫌弃地推了一把,有些踉跄地被迫挤到少年身边,小声说了句果咩,少年回头来笑一笑,努力给自己让了些地方。电车的灯光映在少年眼睛里,好像星星。
女生柔软的声音开始抱怨每天都那么挤,少年温和地安抚,“没关系哟,我会保护你。”
因为担心这条线路痴汉多所以送女友回家吗?这种甜蜜的感觉如果写成歌的话大概是什么感觉呢?忍不住在脑海中开始创作时,却被女生有些尖锐的声音拉回现实,“不能见面?三周都不能见面?你是说你不管我了是吗!要我一个人搭这么挤的电车回家?遇上痴汉也无所谓了是吗!刚刚还是要保护我的呢!”
少年被女友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搞得有些不知所措。红着耳朵一边低声安抚她一边尴尬地向周围的人投以抱歉的笑容。
第二次,跟少年对视了呢。
小情侣的争执还在继续,好像只是少年说因为要考试了所以暂时不要见面了,女生却越来越歇斯底里。
“恋爱真是辛苦呢……”歌词看着比自己略矮一些的少年。随着他的动作,晃动地发丝偶尔会扫过自己的鼻尖。甜甜地,却也带着些许汗味,只属于少年的体味。)

天月有些尴尬地笑,“体味什么的,好羞耻啊!埼京线上的电车痴汉莫非就是歌词桑你吗?”

歌词抗议着电车痴汉的称呼也一起笑起来。

天月想了想,“要我说,比起在电车里碰巧站在一起,还是在路边,或者说河边遇到的概率更大吧?歌词桑不是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喜欢河小姐么?”
“河小姐啊,好遥远的称呼啊,的确我大学时候经常去河边弹吉他或者看书。诶我有跟你说过我那时候一直称呼河为"小姐"?”

心里想着才不会坦白去看过你以前博客的天月岔开话题,“总之,应该是这样的啦……”

(那是高一临近结束的时候,一个异常忙碌的周一,天月早上睡过头所以没来得及买新出的Jump,那一期是正在追的漫画剧情发展到关键时刻。下午棒球社的活动结束后,天月迅速收拾完东西冲向便利店。但果然不管是学校附近还是车站附近的便利店,新一期的Jump都已经卖完了。天月抓抓头,看着不知何时开始飘雪的天空想着,下雪了,果然是冬天了呢。说到冬天,难道不是缩在被炉里看漫画么!不行,今天一定要买到!
突然想起家附近的河堤边有个平时没什么生意的小书店,或许还有希望!天月拽着背包往河堤跑,远远地听到吉他声。跑近了才发现,有个人坐在河堤边弹吉他。
那个人瘦瘦地,穿着军绿色的外套,黑色头发没有打理过,看起来年纪不大,可能是附近的大学生?
天月不知道是被音乐吸引还是单纯想看看那个大冬天在室外弹吉他的怪人,渐渐放慢了脚步,走进才发现,原来那人还在轻轻唱着歌。
从没听过的歌,青年唱几句停下来,在本子上记些什么,又再唱几句。
这是,在写歌?
大半年前国中毕业时才第一次去了卡拉OK的天月,之前从没见过有人写歌。虽然觉得再靠近就可能不太礼貌但还是一边想着“好厉害啊”一边缓缓往那个人身边走,就像被歌声牵引着一样。
吉他声和歌声都停了,青年注意到站在身边的少年,“你也想唱歌吗?”说着,拨弄了下吉他。
天月没料到他会跟自己搭话,愣了一下,却注意到青年的指尖好像流血了。“啊这个,被弦划伤的吗?不要紧吗?”
青年顺着天月的目光,苦笑得举起手,“我又找不到拨片了,大概天冷了也有关系吧,啊,怪不得觉得有点疼呢哈哈哈。”
真是怪人。虽然这么想着,天月却有种再多亲近一点的冲动。
“拨片就是那个弹吉他时拨弦的小圆片是么?”天月回忆着电视里那些摇滚明星的样子。
“是哦,你知道么,这个世界上有种邪恶的怪兽专门偷拨片的呢!无论买了多少最后都一定会找不到!”青年笑得眼眉弯弯。
“那种怪兽是拨片厂家饲养的吧?”明明很傻的话题却顺着聊了起来。
“啊这么说来,很可能就是这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青年突然像是有了灵感一样,又弹起了吉他,唱着“河堤上偶遇的少年,告诉我世界的真相”
“哈哈这个不行太中二了!”天月虽然吐槽着歌词,心里却忍不住赞叹青年清澈地嗓音。
“呐,你的声音很好听哦,要不要唱点什么?”青年敛起笑容认真地抬头看着天月。
“啊?我?我不行的不行的,唱卡拉OK都拿不到高分!”说着,天月模仿起了卡拉OK机打分时的语调:“您的歌声,30分。”说着,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听到青年的笑声,天月抓着包,“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还要去买漫画,告辞了!”顾不上青年还有话要说的样子,跑开了。
但青年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我觉得你会唱出很棒的歌哦!”
天月一口气跑到小书店,买到了最后一本Jump。结账时突然想起青年受伤的手,便问店主有没有创可贴。店主老爷爷摸出一小包猫咪图案的创可贴,说:“这是别的杂志多余的赠品,不介意的话就送你。”
天月谢过老板拿着东西又向河堤跑去,想象着青年贴上猫咪图案创可贴的样子忍不住觉得好笑。
但到了河堤旁,青年却不见了。
天月从包里摸出创可贴,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遗憾,明明只是个陌生人。
几天后,说好快考试了暂时不见面的女朋友突然跑到家里来,理直气壮地说着“反正天月君肯定也没有好好复习不如陪陪我。看吧,果然还是在看漫画!”
天月叹口气,拿起外套准备送她回家时,她翻到夹在Jump里的创口贴,“啊这个好可爱,给我吧!你用这个会被笑哦!”
第一反应是拒绝,但随即打消了念头。本来就是自己不会用的东西,拒绝的话女朋友肯定又会东问西问……
“嗯,给你哟。”这么说着,心里却又想起那个弹吉他的青年,手指好了吗?
升入高二没多久就迎来了文化祭,天月和朋友们组了乐队在大家面前唱了歌。第一次在卡拉OK以外的地方唱歌,紧张到不行的时候,天月就会想起有人说:“你的声音很好听……你会唱出很棒的歌。”
但是那个人是谁呢,天月想不起来,只记得当时很冷,在下雪。那个人的面容在呼出的白气中模糊不清了。)

虽然想象了这样的画面但觉得要说出口还是太不好意思了,天月装作没有看到歌词期待的眼神,吸了口气快速说道:“我去买漫画你在河边弹吉他唱歌我看了你一眼你没发现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诶~~只是这样?”歌词明显不满,“天月君好冷淡啊!”

天月却悄悄红了耳朵,为了转移话题,马上提出了新的假设:“或者,说不定,你当初路上live时我有见过!”

这个假设明显很合歌词心意,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天月忍不住后悔如果以前真的看到乐队时期的他就好了。

“我想想哦……天月君那时候会去livehouse看演出吗?几乎不会去是吧,果然呢,因为当初来买过票的人我多少都有印象啊。那样的话,只可能是路上live了,唔,秋叶原?涉谷?新宿?对吧,这些地方你也常出没是吧!那说不定,真的说不定,我们之前就见过呢!啊说见过……可能也不太确切,应该只是,你路过过?”

“路过……”天月回忆起曾经在网上看过歌词之前乐队路上live的视频,他唱得投入,却几乎没人驻足。“我大学那边时常可以看到有人在办路上live,偶尔我会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听一会。你知道的,我那时候没朋友嘛,但又已经开始在niconico做生放送了,所以为了增加话题,有什么热闹都会去看几眼。”

“那天月君你一定没看过我的,因为完全不热闹啊,或者说,几乎没人来看。嗯,警察桑除外呢。当时有些晚上真的是跑的时间比唱歌的时间还多还好我是田径队的哈哈哈哈哈……”

听到歌词把以前的事当笑话说,天月心里一抽,“如果我当时听到歌词桑的歌声,一定会被吸引的,一定停下来看的!”

歌词看着天月坚定的样子,突然觉得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又被眼前的人戳中,忍不住抬手揉揉他的头发。

天月想躲开,歌词温柔的笑容却先映入眼帘,自己好像被那笑容蛊惑了一样,乖乖被摸头了,还附上一个傻笑。

“啊对了,天月君买键盘了啊。”

“嗯,想好好练习。还是有点点贵啊……跟歌词桑的吉他是没法比啦……”

“天月君以前就说呢,想学个乐器什么的,我本来以为你会学吉他。”

“以前总是在后悔呀,后悔为什么大学时代明明每天闲着乱晃却没学个乐器或者好好练习唱歌。当然也想过如果能早点认识歌词桑就好了,那样的话是不是你开路上live时就能带上我。或者早一点开始学写歌,是不是我们现在就可以一起创造我们的歌而不总是你教我……但是呢,有一天突然意识到,如果每天都在后悔过去的话,就永远在后悔了呢。”

“今天是未来人生里最早的一天,是么?”不等天月回答,歌词继续说:“我们不是一直讨论在想象如果以前就遇到会怎样吗?但其实我刚刚就在想,之前live时我不是说过嘛,我见过同样的场子里只有50个观众,现在却挤满了人。好不可思议。像我这样没有魅力的人,现在却真的因为歌声而被大家喜欢着,这样的改变,虽然这么说有点迷信,但有时候真的觉得,这样的变化,是带上面具和认识天月君你之后,才奇迹般的发生的呢!”

“诶!诶诶!不要这么说啊歌词桑!啊真是的对自己多一点信心好嘛!明明是一直努力到现在,大家也都喜欢着一生悬命歌唱的你,哇啊你突然这么说我觉得自己……”

歌词笑着又摸摸天月的头,手顺势往下,捏捏他的脸,滑过他的肩膀,最后悄悄握住他的手。

天月瞬间从混乱状态进入僵直状态,如同机器人一样,僵硬地看了看四周,太好了估计是因为时间不早了这条路又有些偏僻周围并没有行人。

才松了一口气却看到歌词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好像是要亲吻的距离!天月觉得太不好意思了闭起了眼睛,却没料到嘴唇上并没有预期的触感,耳边却传来那个一直让自己心动的声音,“我也时常在想能早点遇见天月君就好了,从你出生起就遇见就好了,是不是就能独占你了……但是啊,换个角度想,从现在到未来的每一天,我的心都可以跟你在一起,这种已经是我过去的人生里从不敢想象的幸福了。天月君,我爱你。”

天月不可置信的睁开眼,歌词独自在前面走,自己被牵着的手也早已放开,天月忍不住怀疑刚才经历的是不是一场梦?还是今晚想象了太多事所以记忆混乱了?或者干脆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又穿越回来了?

歌词桑,对自己,告白了?!

“歌,歌词桑?”天月声音有些颤抖。

面前的人转过身来,脸上似乎有些红晕。“谢谢你闭上眼睛,不然我大概会因为太不好意思了说不出那些话……那个,擅自说了那些对不起,如果你讨厌的话……我……”

“不是做梦也不是穿越太好了!”

“诶?”

“刚才,我以为歌词桑要吻我才闭上眼睛的。”

“诶诶?可是不告白就kiss的话……”

“那现在可以吻我了吗?”

路灯的光晕下,两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


【你看,我现在在努力变得优秀,即使没有你。
但不会没有我,我一直在你身边。】


后来
“如果我再早一点认识你……”
“我会克制自己不对未成年的你下手的!”
“才不是说这个!٩(๑`^´๑)۶”


以前
“谢谢大家来听我的生放送!今天来聊些什么呢?啊对了,路上live,大家平时有遇见过吧?有时候会听到唱得很一般的对吧?但是今天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叫magic……magic什么的乐队的表演,主唱的声音好棒啊,不过我赶着去打工所以匆匆而过了,大家如果在路上看到那个乐队可以停下来听听看哦!虽然这么说但我连人家的乐队名字都没记住啊哈哈……我也想试试唱歌啊……”


现在
“天月君为什么学键盘而不是吉他呢?”
“因为Lefty桑弹琴的样子比较帅。”
“诶!!!!!”
“我想学个歌词桑不那么擅长的,以后能一起去路上live的话就能派上用场了啊。”
“阿麻酱!”
……
“歌词桑……”
“嗯?”
“我也爱你”
“嗯^_^”
……
“告白后的吻呢阿麻酱?”
“……”
chu~



FIN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