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平行世界(1)

“假如,他们都没成为唱见。”———这样的脑洞

大纲向,没文笔,OOC,勿代三




歌词毕业后在之前打工的补习班入职成为正式的补习班老师,闲暇时写写小说弹弹吉他。

天月安分的当保育系的学生准备毕业后当幼儿园老师,爱好动漫游戏和美食的小宅男。

时间上大概是歌词正式成为补习班老师的第四年,天月大三

有一天一头金毛戴着耳钉穿着垮裤的天月跑到歌词工作的补习班门口。歌词第一反应觉得这应该是stk或者是勾搭女学生的不良,就过去请对方离开,天月坚持自己是来接人的所以站在这里也没错。略有争执的时候补习班放学了,一个国中女生说天月叔叔你在这里干什么。天月拉着女孩有些得意地说跟你说了来接人你还不信,这是我哥哥的女儿。歌词虽然疑惑为什么天月看起来才20他哥哥的女儿就那么大了,但还是为自己想当然的行为造成的误会向天月道了歉。

再次遇到是在幼儿园。歌词被同事拜托去接幼儿园的女儿,正巧是天月实习的幼儿园。觉得是上次情况的逆转,天月有些恶作剧的故意盘问歌词。歌词一开始没认出染回黑发穿着普通牛仔裤戴着眼镜的青年是上次那个,只觉得这个人身上甜甜的气味好像哪里闻到过。被刁难了才反应过来,觉得这样的人原来是幼儿园老师真是好奇妙啊……

歌词同事的女儿跟天月姐姐的女儿是好朋友,要分开各回各家时哭得稀里哗啦,天月说要不让两个人都去他家再玩一会,两个小萝莉闻言抱成一团,并警告歌词强硬把我们分开就会大喊这个人是诱拐犯。歌词无奈得到同事的应允后跟天月一人抱一个小萝莉去了他家

天月家是独栋的房子,院子里有棵很大的樱花树。歌词看着树枝想如果是樱花开的时候来该多美。天月注意到歌词一直在看树就笑着说这是他爷爷在他出生那天种的,歌词拍拍树干跟树道了午安。

天月拉着两个小萝莉直接进屋,歌词跟着进去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先看到一团小小的毛茸茸的东西扑过来。

天月马上喝止lua,却发现歌词已经是一脸痴迷。进屋发现rin占着沙发打瞌睡,歌词再也忍不住两眼放光的说好棒啊你家又有狗又有猫我最喜欢动物了我家养了两只猫我以前还养过兔子吧啦吧啦。
天月有些黑线,为什么这个人说到动物,特别是说到自己家的猫就是一脸溺爱小孩的笨蛋爸爸样。

可能是歌词身上有mimipon的气味所以rin和lua都不喜欢他,反而是那两个萝莉一个顺毛一个喂零食深得宠物组的欢心。

看到歌词一个人杵着天月突然有些于心不忍,打开WII说要不要一起玩游戏。玩了几盘后发现歌词不太会玩,歌词解释说因为家里没有电视所以更不会有游戏机了。天月惊讶问那你平时在家干什么,歌词答看书玩猫弹吉他。天月开始好奇,吉他,你是玩乐队的吗?

歌词答大学时候组过乐队自己是主唱但觉得应该是没什么才能吧所以大学毕业就乖乖就职补习班老师了。

天月说自己也喜欢唱歌不如下次一起去唱卡拉ok,歌词欣然答应。

虽然这样答应了但之后并没有约。

歌词偶尔看着补习班门口想起那个时而温良时而不良的青年。那样的人,大学生活应该很丰富吧,应该是现充吧。不像自己,大学时打工的收入全部投入乐队活动,饿到吃不上饭只能吃芦荟。

现在回想起来倒也并不觉得当时多辛苦,只是多少还是感慨自己并不是被音乐小姐选中的人。

不久之后的一天,补习班临时休假,歌词想天气这么好在家可有些浪费啊,然后背着吉他去了附近的公园。

经常坐的位子上有人,啊是天月君。这次是褐色的头发,染得好频繁啊果然是时髦的现充大学生啊。
“哟,好巧!”歌词上去打了招呼,却发现天月脸上意外中带着些慌乱。

“补习班那边今天休息,你呢,在等人还是?”歌词看到天月手边放着还没拆的便利店饭团。

天月留意到歌词的视线,耸耸肩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我翘课啦。”

歌词并没有发现异样,反而说起自己大学时会翘课跟乐队的朋友去练习。然后问天月是不是也约了朋友出去玩

天月把饭团举到歌词眼前晃晃,说:“我没有朋友哦,所以每天一个人吃午饭哦,我讨厌学校,大概学校也讨厌我吧。”

诶!被排挤了么!这么想着歌词指指自己说:“我小学时候被欺负过。”

天月惊讶地看着歌词,想问理由又意识到被欺负被排挤不见得有具体的理由啊,好比自己,虽然隐约知道自己跟同系的人玩不到一起但仅此就被讨厌了也太牵强了吧……

歌词拿出吉他拨了几下,突然开始自弹自唱,虽然是完全没听过的曲子,但天月的注意力完全在“这个人唱歌的声音是这样的啊好棒的声音啊!”

“这是我根据那时候的经历写的歌,让你见笑啦。”

天月还沉浸在音乐里没回神,听到歌词说话才反应过来,“好棒的曲子你自己写的?哇啊啊啊好棒我第一次认识会写歌的人!哇啊好厉害!你再唱一遍好不好?”

歌词看着天月,虽然觉得赞美得有些夸张但还是又唱了一遍。

这次唱完却发现刚才还很兴奋的人低着头沉默着,突然习惯性的自黑起来,被人夸几句就得瑟起来现在气氛弄僵了吧这可怎么办啊啊啊笨蛋太郎。

又过了一会儿,天月才抬起来,吸吸鼻子说“不好意思突然被歌词打动代入自己了情绪一下子没控制住……啊啊好羞耻……”

歌词看着抱头的青年,假装没看到他微红的眼眶,抓住他的手握手,“谢谢,天月君,谢谢!”

天月愣住,歌词继续说“我以前,还在玩乐队的时候,也经常唱这首歌,但从来没有人像天月君这样的反应。怎么说,我从不知道被理解是让人那么高兴的事!谢谢你,天月君!”

天月看着歌词眼睛里小小的自己,手上还一直感受到歌词手心的温暖,突然觉得好像心脏漏跳了几拍后又急不可耐地要追回来一样加速跳动。

好像有些事,从这一刻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TBC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