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翻译】【伊東歌词太郎】20131210 歌い手デビューしちゃいなよ☆ 2

感谢补杂的芬总!!!

觉得日语水平只在五十音的自己,在芬总爱的(?)鼓励下人生第一次翻译了杂志访谈

看开头部分是大家都知道是成为唱见的契机啊名字来源啥的还以为很轻松才选得这篇

觉得哪里怪怪的或者明显不对的地方请不吝赐教么么哒

【】的部分是我加的

看到他说自己当时的录音状态还是挺心疼的……


20131210 歌い手デビューしちゃいなよ☆ 2  

歌词教你唱喜娃 歌词太郎采访部分


——首先来告诉我们你成为唱见的契机吧

我与LeftyMonster P是同学,中学二年级结束时与他组成了我人生第一支乐队。从那以后在live中产生了“音乐真是让人乐在其中啊”的想法,那个乐队在中学三年级结束时解散了,虽然自那以后我跟Lefty各自进行着自己的活动,今年1月时收到了Lefty“在nico投稿看看嘛”这样的联络,但那时我还对此不太了解,经过学习以后试着投了稿。这就是契机吧。

 

——请告诉我们你喜欢的歌手或者艺人吧

Steven Tyler(美国著名的摇滚乐歌手,史密斯飞船乐队的主唱)和Liam Gallaghe(绿洲乐队主唱)

 

——作为歌手的目标也是这两位吗?

有一点不一样呢。虽然很喜欢这两位,也从他们身上参考学习了很多,尽管如此,但受到的影响却有相当一部分表现不出来呢。

 

——最初投稿的歌曲是什么?

是1月份投的メルト,和Lefty一起搜索 “最有名的曲子是什么”的时候发现了メルト,这首就成了最初的投稿。

 

——投稿后的感想呢?

第一首的时候只是觉得很开心,但第二首开始就感受到压力了。毕竟数据是不讲情面的,从有了“要超过第一首的”的心情开始,投稿时就相当紧张了呢,会想着“这个如果得不到大家的评价就有点受打击啊”这样。

 

——说起来,起这个网名的原因是?

一开始是先决定Lefty的名字,为此在中华料理店商讨了4个小时,“让人产生怀旧感的话不错呢”,因此觉得就叫“Barcode BattlerP”(1991年开始贩卖的一款掌上游戏机的名字)。(这个名字是)我们(这一代)最值得怀念的,而且听一次就能记住。然后呢,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我决定叫LeftyMonster了哟”。那昨天的4小时我们是在干什么啊……(笑)

在那之后大概过了一周左右,我的网名也决定了。因为我们二个都喜欢历史,虽然我也喜欢但Lefty尤其喜欢新选组,他问我“新选组里最喜欢谁?”,因为我回答了“喜欢伊东甲子太郎”,在这个名字的基础上,把甲子替换成歌词,觉得挺好的,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换个话题, 正在使用的麦克风是哪款?

是吉他功放届有名的厂牌Marshall的电容麦克风MXL2000。很多人跟我说“10万日元以下的麦克风里,这个相当不错”,虽然价格便宜,但实际用下来还是很满意的。

 

——哪方面让你觉得满意呢?

机械方面的我也不太懂,但这款不太容易收入噪音这点,让我觉得非常好。

 

——用什么编辑软件呢?

Cubase 5

 

——主要在哪里录音呢?

自己家哦。把壁橱两处的移门拆下来,围着麦克风立起来,上面用毛毯盖好,最后自己钻进去关在里面录音。

 

——手作隔音室一样的状态呢

是呀,在能够忍耐的情况,会在顶上再覆一层毛毯,完全像尸体一样的状态在录音啊。而且下面还是榻榻米,更有这种感觉了。(是指江户时代用席子和毯子包裹尸体?)

 

——听起来好热啊(笑)

就算是冬天也很热(笑)开空调的话,空调声音会录进去所以不能开。还有,猫进来的话,声音也会录进去。

 

——如果正好是在录的那一遍感觉很好的话,录进了这些杂音就有些悲伤了呢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在录觉得好的那一遍时,猫不会进来。只有在状态不怎么好的时候猫才会进来,说不定知道我录得不好(笑)。

 

——平时是怎样练习的呢?

比起练习,我觉得对“唱歌”这件事全心投入是必需的。不管是歌曲本身怎样,每天都会唱到觉得嗓子疲劳了才停。锻炼腹肌也好,做发声练习也好,练习的方法有多种多样,但我觉得,提高歌唱力的捷径还是“唱歌”本身。

 

——练习时唱什么歌呢?

状态好的时候,唱Aero Smith(史密斯飞船)这种key很高的歌,用原key唱,会觉得音域变得宽广起来。相反状态不好的时候,就试着将宇多田光的歌降key后再唱,练习低音。

 

——音域是在怎样的范围呢?

经常被问起“能唱几个八度”,但实际上并没有测过呢。

 

——重新演绎了buzzG桑的“しわ”呢,请告诉我们唱这首时的情况吧

我本来是喜欢画师モゲラッタ桑的画,推特上也FO了。是看到モゲラッタ桑发推说“帮buzzG桑的曲子画了画”,这才去看了这首歌的动画,曲子也好画也好都十分打动我,由此产生了“想唱这首歌”的想法。

 

——录音时是什么感觉呢?

对于key很高的歌,录音的时候会分成几段来录。先完整地唱3、4遍,从中选一个觉得好的版本,在它的基础上,重录不满意的部分。

这首歌也是唱了3遍,第一遍是“这种感觉吗?”,第二遍是“说不定还不错哦”,到第三遍时“想稍微加一点好玩的东西啊”。不过真的很辛苦。

 

——觉得特别难的地方是哪里?

副歌的“remember”里的“mem”,不仅是高音,而且元音还是“e”,如果是“a”或者“o”的话就稍微容易一点。还有“しわが一つ増えるたびに”中的“び”,也是这句里的高音,元音是“i”,live时这里也一直是觉得辛苦的地方。

 

——高音都是用假音唱吗?

在nico投稿之后,从评论里看到了“头腔共鸣”啊“胸腔共鸣”之类的词,其实我自己并不太清楚啦。向唱歌剧的朋友打听过假音与头腔共鸣的区别,被说“那先唱个假音来听听吧”,我唱了以后却说“这是头腔共鸣哦”,追问了“那假音是什么?”,结果被说“反而想知道你为什么会不知道假音啊。”所以我啊,大概假音放在娘胎里没带出来也说不定啊。

 

——那高音时是头腔共鸣?

这首歌的情况又不太一样,是用的我天生的嗓子,本来的声音。所以说不定又会有别的“某某共鸣”之类的词出现呢(笑)。

 

——原来如此。那么,对于想唱这首的业余爱好者有什么建议吗?

不用给歌曲加上人为的限制,不用想着“一定要唱好”。以这首歌为例吧,描绘了非常幸福的两个人,但也包含了幸福以外的悲伤的感情在里面。对于这种感情我总想着“一定要表达出来”。比如说唱悲伤的歌时,“很惨哦”故意带着这样的情绪去唱,虽然觉得投入了自己的感情,但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如果不考虑那么多,把自己放空去唱,过一会儿再听的时候会发现感情其实已经渗透在歌曲中了。这种状态下唱歌是最好的。虽然不知道这些算不算得上建议,但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说保持客观性是必需的是吗?

不,也不是这么说。不是说客观性,而是“开始唱歌,等回过神来已经唱完了”这种状态。中间过程脑中是一片空白的,回头再听的话,写歌的人在写的时候投入的感情,自己在唱的时候表现出的感情,随着乐曲一起展现出来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这么觉得。

 

——在唱歌时还有别的要注意的吗?

那么稍微专心听一下,背景音乐是“哒哒哒哒”这样的4分音符组成的比较轻快的节奏,而歌声是16分音符组成的细致精巧的节奏,如果听不出来就开始唱的话,歌声与背景音乐听起来可能就会是混在一起黏糊糊的感觉。怎么才能感觉节奏很难,要把节奏当做“圆”来感受呢。这样唱出来就会很好听呢。

 

——从今往后,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除了会“掉下去”以外的工作都想做(笑)。

 

——蹦极之类的?(笑)

绝对不要。还有惊险刺激的游乐设施的repo也不要(笑)。除此之外什么都行,不局限于唱歌,舞台剧呀,配音呀,以及写作我也喜欢,想尝试各种各样的事。

另外,我和Lefty在存能放在小货车上的器材,准备在47个都道府县巡回。在像是谁也不在的地方开路上Live,然后发布信息说“今天在○○县的XX地方,如果有我的饭看到了,可不可以让我住他家”,这样住到那个人家里去,听那家的爸爸妈妈讲他们的爱情故事然后再发布到网上。

 

——“住在乡下”的意思吗?

是的,很想做这个。在不远的将来能实现就好了,会为此而加油的。

 

——明白了。那么你作为唱见的目标或者说理想是什么?

曾经跟Lefty聊过“没有男性版的supercell(主要是以音乐制作人ryo,演唱歌姬,以及众多著名绘画师组成的音乐团体,目前在音乐与绘画上已经产生了许多名作,比如メルト)”这个话题。像那样结成团体看看。当然这是很大很大的目标,会加油的。

 

——最后,对想成为唱见为此而努力的人,有什么建议?

大概,有很多人虽然想投稿但裹足不前吧,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但是,其实也不用想那么多啦,因为什么都不太清楚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向前踏出一步吧,会意外地发现一个有趣的世界展现在眼前。所以,不要踌躇不前了,总之先投稿试试看吧。我明白你茫然无措的心情,正因为如此才要告诉你,“这种茫然无措是不必要的哟!”


评论(5)

热度(18)

  1. 芬芬芬芬芬mimipon的毛线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