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甘党】纪念日

四周年贺文~~~虽然晚了两天但终于也算是赶上了!以前只写过节分撒豆贺文(?)的我很激动(不

无文笔,OOC,勿代三



歌词太郎和天月都不是会记得纪念日的类型。
虽然朋友家人的生日都记得清清楚楚但跟自己有关的纪念日却并不往心里去。
开生放社区的纪念日也好,投稿纪念日也好,都是饭提醒了才发现“真的诶,原来是今天啊!”
然后急忙发推。
然后明年又忘记。
歌词太郎沉溺于音乐小姐的美貌中时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记。
偶尔也是有记得的时候,不过……反正也没钱。
御三家牛肉盖饭万岁!
天月跟女朋友分手成功的时候,觉得松了口气。
终于不用再因为忘记纪念日而惹她生气了。
交往纪念日、约会纪念日、牵手纪念日、kiss纪念日……
日期很重要吗?记得当初发生的事和当时的心情不就好了!
你走来,我心动,不是很浪漫吗?
话虽这么说,但天月当时也只是觉得反正被告白了就交往试试好了。
这种态度后来一直被前辈笑话。
不过歌词太郎没笑,只是带着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别的什么的表情说,“到底是天月君,好厉害啊!跟我告白的情况就只有惩罚游戏了呢。”
“交往试试看的经验我也有哦,不过是我喝多了告白,对方说试试看,哈哈。”
然后像讲落语一样讲了那位小姐的故事。
天月觉得那天的歌词好像也有点喝多了。

看到推上饭提醒说“今天甘党第一次投稿纪念日哦”的时候,天月笑着自言自语,“明明只是喵之日啊喵。”
天月从来没有刻意去记跟歌词有关的日子,但稍微回忆一下却都想得起来……
以为那天是第一次见面的自己,拘谨地说了初めまして,那个头发乱乱的高个子却笑着摇头说:“并不是第一次哦,其实前几天偷偷去看过你的live了。”
天月一下子更加紧张,心里虽然闪过“这个人难道是STK!”
面上却只是笑着说觉得真不好意思啊。
直到听完了歌词买不到当日票不得不靠人格魅力才得以入场的故事,天月的心情才稍稍放松下来。
不过看到摔跤选手一样的lefty桑又紧张起来了!(不
在了解了歌词太郎惊人的演唱实力和过往的经历后,天月时不时地开始回忆,歌词第一次见自己的那天,自己到底唱得好不好,而现在的自己,在他眼里有没有比当时进步呢?可这些都是以吐槽自己的表演在live经验超多的歌唱力怪物眼里一定不值一提告终。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被邀请去录音让天月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唱了几首觉得声音相性真的很好后,先说“要不要合唱投稿?”的反而是他自己。
“诶?好荣幸!那要唱什么?”
“唔,ネコミミ那首可以吧?正好快到喵之日了。”
“好啊好啊!正巧我家也是养猫的呢!”
“诶?我家也是!一只猫一只狗,给你看照片!”
“哇啊啊~好可爱啊~~我家是两只白猫,这只是mimi,异瞳的是ponpon~”
“喂喂,虽然猫啊狗啊都很可爱但是录音室按时间算钱的啊你们两个!”
“啊啊,怪物生气了!”
“好可怕好可怕哈哈哈哈”
“要说可爱明明是我以前养的喵酱最可爱了!你们看!”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天月还是忍不住笑出来,明明第一次见面的三个人,却因为猫咪和音乐一下子熟络起来,互相分享宠物照片的样子完全就是笨蛋家长啊。

“这款是2、3月的限定布丁哦!选取了福冈甘王草莓,很值得一试呢!”
大概是在柜台前站太久,店员开始给天月推荐起来。
“啊不好意思,每一个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不知不觉犹豫了那么久。那麻烦就给我这个吧。”
“好的,一个是吗?”
“呃……2、2个吧,谢谢。”
捧着布丁盒子天月有些茫然,明明只打算买一个的……
“嗯,就当发烧的慰问品好了!”

话是这么说但联络了对方才知道他今天依然在录音。
“果然在忙路上live的CD吧,那加油哦!”
“天月君问我在不在家,是要过来吗?”
“也不是啦,就是我,呃,我路过甜品店就顺便买了布丁,就想你要不要吃……唔应该蛮好吃的……啊啊你在忙就算了,我可以多吃一个了yeah!”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天月觉得好像心尖上被猫咪尾巴勾了一下。
“你过来要多久?”
“大概不到半小时吧……我真的可以多吃一个的!”
“我~不~准~啊你稍等一下哦。”
之后天月就听到歌词太郎好像在跟周围的人商量着什么,没过多久又听见歌词的声音:“我这边差不多了,你先去我家吧,备用钥匙在老地方。”
隐约还听见lefty桑跟自己问好。
挂了电话天月突然觉得今天真美好。彩排很顺利,跟好朋友一起吃的拉面也很好吃,买到了限定布丁,然后,可以见歌词桑了。

大概是受心情影响脚步也轻快了,比预估的时间还早一些到了歌词家。从老地方摸出备用钥匙开门进去,看到两团白毛一闪而过。
mimi一如既往地躲了起来,ponpon趴在绿地毯上一脸“还以为是歌词爸爸回来了才出来迎接的上当了!”的表情。
天月笑着揉揉ponpon的脑袋,“抱歉呐,不过歌词爸爸也快回来了哦~”
感觉好久没来了啊,天月把布丁放进冰箱后忍不住开始打量四周。虽然东西还是随手乱放,但总体来说比以前干净太多了,看得出主人有在收拾。明明是很熟悉的房间了却又有种新鲜感。
天月抱着ponpon在地毯上打了会儿滚,又逗mimi出来失败而归时,看到歌词发来的消息说他那边有事耽误了还要一小时左右才能回来,叫自己先吃布丁。
“两个都吃掉!”然后加上个生气的正宗表情。
虽然这么回复了,但天月只拿了一个布丁出来,放在绿地毯上拍了照。
一边想着会不会被说地毯好像歌词家的一边发了推,嗯被说像也无所谓,反正也不告诉你们~
这种恶作剧一样的得意心理到底是什么……
天月突然明白了装得不经意晒男朋友的那些女孩子的心情。
“哇啊啊好可怕我怎么会这样想!”甩甩头,“哇啊啊啊啊这个布丁超级好吃啊!甘王草莓果然名不虚传!”
吃完布丁,天月惬意地躺在地毯上,考虑着是不是眯一会儿等歌词回来。余光看到边上散落的谱子,忍不住捡起来,发现好像是没被采用的曲子。
“明明是很不错的曲子啊”,天月哼唱了几句,“为什么作废了呢……”
沙发边散落着好些曲谱,有些词曲都完成了,却打着不采用的标记。
天月自己也写过几首歌词,虽然完全不敢自称会写歌,但也不是不能理解虽然写出来了却不能用这种事,只是,还是忍不住觉得可惜。
歌词桑在写这些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
曾经问过,没有灵感怎么办?
记得当时歌词桑回答,灵感是音乐小姐给予勤奋者的礼物,只有不断努力去感受去写才会有灵感。好比夏目漱石曾经说不是因为想写作才去写,而是不写会死,比死还痛苦。
歌词太郎在以自己一贯的方式前进着啊,而自己呢……?天月突然又想起第一次见面的事,现在的自己,在他眼里,比四年前的live上,有没有进步?进步了多少?进步的程度追得上歌词桑前进的步伐吗?
越想越不安。
唱歌还要再努力,琴也还需要再练习……
并不是歌词太郎的存在给了自己压力,而是觉得既然喜欢上这么努力的人,自己也……不想差的太远。
天月并没有转发任何关于甘党合唱四周年的推。比起纪念几周年,更希望自己快点变成能够跟憧憬的歌词太郎站在一起却毫不逊色的男人。

歌词太郎回到家发现天月并不在时有些失落,虽然觉得不太会但总忍不住担心他是不是生气了,顾不上绕在脚边的两只白色毛球,准备先打电话时,看见沙发边桌上的谱子。
天月的字。
“歌词桑,我先回去了!布丁在冰箱里,我忍住了才没吃!一直以来为了目标前进辛苦了,我也会以不输给你的干劲加油的!但是身体还是第一的请保重!”
落款是天月月,还画了个小正宗。
歌词笑着把这几行字看了又看,“保重身体什么的,你自己才是吧,之前才住过院的人……”
“歌词桑回来啦,辛苦啦。布丁吃了吗?”
“还没有,刚到家,准备洗完澡再吃。”
“歌词桑,ネコミミ四周年了啊。”
“嗯嗯,我看到饭发推说了。”
“唔……我啊,我,我比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哪怕一点点也好,有进步吗?”
“你已经闪亮得我快认不出了!”
“诶?诶嘿嘿……”
“歌唱技巧上当然进步了很多很多!但从声音上说,还是那么纯粹,还是当初那个让我一下子就喜欢上的天月。”
“唔……嗯……好害羞啊……
歌词桑,四周年快乐。”
“四周年快乐。”
打完这句,歌词拿起手边的谱子,郑重地吻了一下。

“那个,我走的时候忘记把备用钥匙放回去了……”
歌词看到这条愣了一下,发出回复的时候也收到了天月的下一句话
“我可以保留吗?”
“就放在你那里吧。”





小剧场

K:天月君天月君,那个草莓布丁超好吃啊哪里买的?
A:对吧很好吃吧!在池袋有分店。
K:但我记得你那天跟T君吃拉面是在中野?
A:是啊怎么了?
K:那你是怎么“顺路”去买的?
A:……
A:喜欢的东西就算绕路也是要去买的!我喜欢这家的布丁!并不是想买给你!是我自己想吃!两个!
K(顺毛):好啦好啦对不起我吃掉了天月月的布丁,赔给你赔给你~
A:两个!
K:两个两个~你说几个就几个~
A:那我要城堡那么大的布丁,布丁城堡!





FIN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