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pon的毛线球

本命是mimipon的甘党厨
微博名:歌词家的毛线球
话痨一只随便勾搭😂😂😂

【甘党】花信风

去年月月的生日贺文但是……什么时候删掉了啊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失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重发一遍,依然无文笔,OOC(很严重!),勿代三



歌词太郎在得知天月的mini cd缺最后一首时,犹豫了一会儿,虽然隔着手机看不到对方的脸,却能马上想象出他为难的表情,皱着眉,欲言又止,期盼的眼神望着自己……
微微晃晃头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歌词太郎开始回复:“有一首曲子已经做好了,歌词才刚刚开始写,不介意的话,天月也一起写吧?”

没过多久,天月就收到一个名字只是序号的文件,刚开始听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那个人可以写出那么棒的曲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多听几次后突然发现好适合自己的音域,虽然还没有歌词但天月还是忍不住哼唱起来。
“这首曲子好棒我好想唱!!!!!”
天月发了一排感叹号仍觉得似乎都无法准确传递自己对这首的喜爱。
“光听曲子的话,天月君觉得这是首怎样的歌呢?”歌词太郎发出这条消息后几乎是马上收到了回复:“风,风的歌吧?”
还没等歌词太郎继续回复,又收到了新的消息:“前奏的部分,给我的感觉就是一阵风吹来,洋洋洒洒飘落的樱花,所以是风与花的歌?樱吹雪?”
“到底是天月君!!!!!这首歌,我打算取名叫花信风哦。”
“花信风?就是那个应花期而来的风?”
“就是那个哦,天月君知道花信风还有别的意思么?”
“别的?”
歌词犹豫了下,回复道:“是约定哟,花与风之间的约定,风有信,花不误,岁岁如此,永不相负。”
天月突然就脸红了,放下手机拍拍脸,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明明是在讨论音乐啊再不然也是讨论气候与植物啊,为什么会冒出这种好像告白的话!啊啊啊一定是自己想多了想多了!
确保自己冷静下来后才开始回复:“童话一样的风呢。”
歌词太郎那边的信息倒是很快又来了:“我个人觉得还有些别的意思,但是要不要现在告诉你呢……怎么办才好呢……”
天月对卖关子太郎已经十分淡定,完全无视这句话,带着一点点期待问:“我比较意外的是这首跟我的音域好合,一般歌词桑你写的歌我都要降key才能唱但这首不用诶!呐呐是不是本来就是写给我的?”
“是不是呢~哪一边呢~诶嘿嘿~”
天月又做了一次深呼吸,跟刚才的理由却截然不同。虽然已经能无视卖关子太郎了但讨打太郎依然存在感好强啊诶嘿嘿是什么鬼啦!

虽说是一起写歌词,但天月知道最终的成品里自己的贡献并不多,可是歌词太郎执意要把他的名字加在词作者上。
去taru酱家录这首时,还被嘲笑“果然是这首!之前イトヲカシ合宿时他偷偷摸摸在写的!大半夜拖着我不让我睡觉说要唱demo,歌词都没写完唱个鬼demo啊!为了让你唱起来方便一点他不让我睡觉啊啊啊啊啊啊!!!现在这是什么?一起写的词?!这算什么?秀恩爱吗!讨厌你们这些现充啊我要找女朋友啊啊啊啊啊啊!”
好尴尬……
又有点害羞……
taruto桑是看穿什么了吗
自以为埋得很深的那些小心思……
虽然一边吐槽着“最后也没录成demo嘛”一边许诺着“今晚的披萨我请”把总算是录完了。
之后公布这张mini cd曲目时自己已经尽量轻描淡写了却依然感受到饭们的激动。
看着那些回复,天月突然有种“太不好意思了这首还是私藏吧”的念头。但之后的日子里,他时不时会在推特或者弹幕里看到饭要求投花信风,然而害羞中的天月一概无视了。

之后的一天,歌词太郎到天月家送之前巡演时买的特产。
“今年的生日投稿投什么好啊……好烦恼”,天月突然这么说。
歌词太郎想了想说:“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大但我以为天月君你会投花信风的。”
天月有些惊讶地追问理由,对方却轻描淡写地说:“诶我没说过吗?那本来就是打算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啊。”
天月好像死机一般,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完全!没有!说!过!啊!”
“你当时还说音域很合是不是写给你的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嘛。而且明明还有别的提示。”
看着淡定地在跟lua玩的歌词太郎,天月突然有些无力,“明明什么都没说过……哪里还有提示嘛!你当时什么都没说!”
“说了哦,名字就说了哦,花信风嘛,二十四番花信风,天月君你今年正好24岁生日嘛。而且二十四番花信风刮过就会迎来夏天,迎来天月君你的24岁生日,我当时考虑了很久!”
天月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好,傻傻得看着歌词太郎,被注视着的歌词感应到一般抬起头,绽开笑颜:“天月君你啊,意外的迟钝呢。”
天月总觉得歌词太郎那句“意外的迟钝”有深意,但那天他丢下这句后含义不明地揉揉自己脑袋就走了,完全没给自己追问的时机。特意发line消息去问又觉得有点尴尬……

就这么一直别扭着到了生日当天,带父月母月一起在外面吃过庆生饭后,天月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练习弹琴。以前生日总喜欢跟朋友出去疯玩一整夜,这几年开始觉得跟赋予自己生命的父母在一起更有意义。
今年生日也好开心啊收到好多祝福和礼物,桥桥和mafu送的PS3、PS4真是大惊喜。
但!谁来解释一下,歌词太郎为什么仅仅转了自己的推并且仅仅就一个“寿”字!虽然对于不愿意超过字数限制而尽可能简略的发言这种事歌词太郎一直乐此不疲,但不知为什么天月总有些不满足,明明礼物也早就收到了祝福的话也说了,果然越喜欢就会越贪心吗?
喜欢……
喜欢。
还没见过面的时候就先喜欢上了他的声音,之后喜欢他的音乐和他对音乐的热忱,接触多了喜欢他什么都能聊起来的博学,还有喜欢他的mimipon,后来喜欢他能包容自己鼓励自己的温柔,再后来喜欢他捉弄自己时的笑容,再再后来连他不擅长料理却能单手打蛋,不乐于收拾房间却喜欢买植物这种琐事都成了记忆里的收藏。
不知从哪天起,突然不想把自己跟歌词太郎的互动公之于众。
不想说我又去看歌词桑的live啦,
不想说我跟歌词桑一起吃饭了,
也不想说广岛的生蚝真好吃,
这些都是自己的收藏,小心翼翼地,怕被饭们看出端倪直接道破。
暗恋什么的,真是好累。

手机突然响起了line的提示音,是歌词太郎,“请给圣诞老人开门阿麻酱。”
天月内心黑线了一下,桥桥和mafu那个找圣诞老人的梗还要继续么……嘴角上扬着回复了一句“圣诞老人的话是能越过墙直接进来的哦。”然后站起来准备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开门时,lua突然对着窗外大叫起来。
“怎么了lua……”天月疑惑地打开窗向外看,发现……正小心翼翼顺着花架爬下来的歌词太郎……
“歌词桑?你在做什么……”
“啊,天月君!因为你说圣诞老人可以越过墙所以我就……”
“只是开玩笑啊!”天月都无力吐槽了,“你快下来,被人看见的话会被当小偷啊!”
歌词太郎扶着院子里的樱花树,轻巧落地,“因为今天是天月君的生日嘛,我想那可能是天月君你的愿望所以觉得还是要努力帮你实现的!”说着又拍拍樱花树,“今天也是你的生日啊,加油每年都开出美丽的樱花吧!”
“谁会许那种愿望啦!”天月趴着窗边,看着歌词太郎慢慢走近,月光洒在他身上,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变快了。“歌词桑,我今天的愿望你都会实现?”
歌词太郎轻笑着答:“不是歌词桑,是圣诞老人哦。不过今天因为是私下的特别服务所以没穿工作服就是了。”
“哪有那么瘦的圣诞老人!”
“诶你不知道吗?圣诞老人在每年6月都是最瘦最瘦的,到下半年才会一点点胖起来,然后在圣诞节的时候达到巅峰,像kony一样。”歌词太郎一本正经地胡扯。
“是的是的圣诞老人你辛苦了,你先去门口吧我给你开门。”天月转身要走时却被歌词太郎一把抓住了手腕,“先等等,那个,我有话要说。”
“诶?”
“那个,今天的投稿,为什么没投花信风呢?”
“因为……呃……因为……”
天月没想到歌词太郎会专程跑来问这个,不知从何说起。
“天月君……真是迟钝的孩子啊……”歌词太郎微微叹了口气。
感觉的歌词松开了自己的手,天月不知为何有些着急,总觉得这次松开了可能就没有下一次了……
“那个,歌词桑!”天月深吸一口气,“谢谢!谢谢你送我那么棒的歌当礼物!还有那么多含义抱歉我一开始都没注意。我觉得花信风是我的宝物所以不想投稿。CD的那些已经是没办法了但其实我真的很想把这首歌藏起来……总觉得投稿的话好害羞啊……”
“因为喜欢?”
歌词太郎明明站在面前天月却觉得他的声音好像是从远处飘来的一般,彷佛受了蛊惑一般顺着他的话说,“嗯,喜欢,好喜欢!”
“只是喜欢歌?”
“歌也喜欢,歌词桑的事也喜欢……”
说完这句,天月突然清醒过来,一瞬间觉得全世界都静音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
居然就这么顺口,说出来,了?
然而,对方听到这句话,居然,笑了?
“终于!听到天月君这么说了!我也喜欢天月君!”
诶?这是什么?幻听?诶?
“我一直在想天月君什么时候能注意到花信风是用来表白的呢……”
“诶?!为什么?”
“一开始我就说了啊,风有信,花不误,岁岁如此,永不相负。”
“可是,我以为……是我想多了……”天月有些懊恼的低下头,却听见歌词太郎在自己耳边叫了自己的本名,然后说:“未来每一年生日我都会陪着你。岁岁如此,永不相负。”

天月24岁那年生日,从歌词太郎那里收到的礼物是,一首花信风,一首生日快乐歌,一个吻,和一个歌词太郎。

(然而这些,他并不愿意在之后的生放里透露)

后来,看到歌词太郎接了他生日当天在仙台的活动,天月询问原因时得到了略带醋意的“你那天都去广州了我一个人留在东京干什么。”
接广州活动时并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好吗而且你哪里是一个人了为什么自己生日相关的推也就转个“诞”啊字数明明够的啊伊东省字太郎!

FIN



















评论(6)

热度(27)